只有金凌才知道的事

金凌视角向,羡澄,羡澄,羡澄,he,ky勿扰,忘羡粉勿进。OOC预警,原著向。

较短,文笔不佳。

感谢你打开这篇文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金凌见到过最好看的人是他的舅舅。

细眉杏眼,如刀锋般凌冽,所到之处寂静无声。像是一把锋利的寒刀,从不肯收起他的半点锋芒。

阴桀孤傲,不近人情,独撑江家大业守。

三毒圣手,江晚吟。

金凌觉得,这用来形容他的舅舅,再合适不过。

 


可是,又有谁见过江晚吟温和的一面?

金凌见过,金凌记得,永远记得。那是在莫玄羽献舍之前。他的舅舅,在未时温润的阳光里,与他提起魏无羡。

后来,金凌明了,舅舅是醉了的。那日的三毒圣手,褪去了他所有的锋利残酷,只为提起那个人。不是平时的厌恶,愤恨,决绝或回避。是春风里,三月桃花向暖阳。世间所有的醉人光景,都盛在那双杏眸里。


啊,如何形容好呢。

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

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

金凌觉得,他就要溺死在自家舅舅的眼光中了。

 


后来,到了莫玄羽献舍,到了观音庙决战。

金凌想,他快要痛死了。不是因为小叔叔,是因为他的舅舅。那么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啊,就在所有人面前,亲手撕开心底那刻骨铭心的伤疤。



再后来,魏无羡的一半魂魄凝成实体。

金凌才知,因着莫玄羽献舍时未许愿加上半吊子水准,其魂魄只有一半归了天地,只招来一半夷陵老祖之魂。

所以那个“魏无羡”才会甘愿雌伏,才会残缺记忆,才会·······对江家,乃至对江澄,那么冷漠。



金凌想,这样也好。虽然金凌与魏无羡有隔阂,但这隔阂也越来越小。

而江澄,在在魏无羡怀里痛哭过一场、几个月的辗转难眠后,与魏无羡结成了道侣。


金凌现在常常能看见,舅舅眼里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的笑意与欣喜。

真是口是心非啊,舅舅。明明表面上还是对魏婴煮的莲藕排骨汤一脸嫌弃呢。



世人都知道,江晚吟是一把无人敢惹的锋利寒刀。

可现在,魏婴成了他的刀鞘。




 


评论(10)
热度(205)

© 默以招招 | Powered by LOFTER